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經典案例 > 經典案例

石興權、邱林杰律師成功為尚某故意殺人案辯護------死刑改判死緩

石興權、邱林杰律師成功辦理的為尚某故意殺人案辯護由死刑改判死緩

 一、基本案情

2012213中午,被告人尚某酒后在其租住的十堰市張灣區漢江街辦河南路八號里9號院內烤火,期間因拿房東雷某的柴火,二人發生爭吵,被他人勸開。當日15時許,尚某與雷某再次發生爭吵,尚某遂返回二樓租住處,拿了一把尖刀來到院內,朝雷某身體連捅三刀,致雷當場死亡(女,歿年66歲)。犯罪后,尚某將尖刀丟棄在現場,撥打“110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

經法醫鑒定,雷某系銳器刺破雙肺及胸主動脈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二、一審判決結果

湖北省十堰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75作出(2012)鄂十堰刑初字第00015號刑事判決,判決尚某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三、上訴理由

尚某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認為一審認定事實有誤;一審量刑畸重;一審不予鑒定上訴人精神狀態錯誤;程序瑕疵,量刑畸重。請求依法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對上訴人尚某從輕或減輕處罰。

四、律師辯護意見

(一)一審認定事實有誤

1、認定上訴人行為時主觀心理錯誤。上訴人“殺死雷**,一命抵一命”的想法不是殺人時的心理,而是殺人過后在公安機關聽說受害人死亡了后對該行為法律后果的態度。因此,不能認定上訴人殺人故意明顯,罪行極其嚴重。

2、未予認定被害人直接原因引起本案發生過錯錯誤。被害人的行為及激將導致上訴人忍無可忍之時而醉酒激情殺人,被害人對案件的發生和矛盾激化起了直接作用,因此,對上訴人應酌定從輕、減輕處罰。

(二)一審量刑畸重

一審已經認定上訴人自首,且亦認定屬于激情殺人,初犯、偶犯等情節。但沒有對上訴人減輕或從輕處罰,屬于量刑畸重。

1、上訴人具有法定自首情節,且其自首對本案的偵破、審理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應依法從輕處罰。

上訴人行為時現場無任何證人,在離開現場到報警自首期間也未任何人看到,在本案的證據材料中沒有任何證據直接指向上訴人,且本案也未對刀具做指紋鑒定,上訴人經過思想斗爭在逃跑和自首之間選擇自首,其自首無疑對此案的偵破、審理都具有非常重要的價值。一審以“手段殘忍、罪行極其嚴重”不予從輕處罰錯誤。刑法第48條規定:“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對于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二年執行”。即使在事實層面我國的死緩基本上意味著不死,與死刑立即執行存在生死兩重天的巨大差距,民眾將二者視為存在質差的兩種刑罰種類。但根據刑法第48條,死刑立即執行與死緩,二者的共同前提都是“罪行極其嚴重”、“應當判處死刑”。具體案件中的死還是不死,根本無法從所謂的“手段殘忍”來區分,因為手段殘忍只是對“罪行極其嚴重”、“應當判處死刑”的解釋理由,不應重復評價。上訴人只是刺了幾刀不屬手段殘忍,且法律規定也不能得出殺人手段殘忍就判死刑(立即執行),不殘忍的就不判死刑(立即執行)。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第三批指導性案例第12號《李飛故意殺人案》,李飛因戀情用鐵錘錘殺一人、輕傷一人,法院以李飛犯罪手段殘忍、罪行極其嚴重,且系累犯,判處死刑(立即執行)。最高人民法院復核確認被告母親協助抓捕的情況,裁定不予核準死刑,發回重審。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重審改判被告人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本案與李飛案相比要輕得多,上訴人具有法定自首情節和酌定從輕情節,屬初犯、偶犯,依法應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有利于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更好地做到罰當其罪,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有機統一,最大限度增加和諧因素,最大限度減少不和諧因素,保障和促進和諧社會建設。

2、本案屬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激情殺人,且上訴人具有法定從輕、減輕的自首情節,不應判處上訴人死刑立即執行。

19999月,最高人民法院《全國法院維護農村穩定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紀要》)明確規定:“對于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故意殺人犯罪,適用死刑一定要十分慎重,應當與發生在社會上的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其他故意殺人案件有所區別。對于被害人一方有明顯過錯或對矛盾激化負有直接責任,或者上訴人有法定從輕處罰情節的,一般不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其不僅區別鄰里糾紛與嚴重危害社會治安故意殺人案件的量刑,同時也顯示出將“被害人有過錯”與法定從輕處罰情節等量齊觀的觀點,很快被各級法院作為酌定量刑情節廣泛運用。本案中被害人長期找上訴人的麻煩,也使上訴人產生難于抑制的憤怒和沖動,在受害人“你來,你來打我,你打我,我叫我兒子女兒回來教訓你”的激將下引發了本案的激情殺人,這與其他的惡性傷害事件有顯著的區別。

200611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召開的第五次刑事審判工作會議上明確要求:對于因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案件,因被害方的過錯行為引起的案件,應慎用死刑立即執行。

20074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張軍在部分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又再次強調:對因婚姻家庭、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案件,在處理上應當與嚴重危害社會治安的其他故意殺人、故意傷害等案件有所區別。

上訴人究竟為何要殺死被害人,殺人動機是什么?是被害人的行為激化鄰里糾紛矛盾而導致上訴人醉酒激情殺人。且上訴人具有自首情節、初犯、偶犯。故,即使對上訴人判處死刑,也不應立即執行,而應緩期執行。

3、被害人有一定過錯,不應判處上訴人死刑立即執行。

本案中被害人長期找上訴人的麻煩,也使上訴人產生難于抑制的憤怒和沖動,在受害人“你來,你來打我,你打我,我叫我兒子女兒回來教訓你”的激將下忍無可忍之時醉酒激情殺人,被害人的行為對案件的發生和矛盾激化起了直接作用。依據《紀要》和《意見》規定,不應判處上訴人死刑立即執行。最高人民法院中國刑事審判指導案例《刑事審判參考》(1999-2008)第43號、第362號,均以此未判處被告人死刑立即執行。

4、上訴人自愿認罪,具有悔罪表現,應酌情從輕處罰。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關于適用普通程序審理“上訴人認罪案件”的若干意見》第9條規定:“人民法院對自愿認罪的上訴人,酌情予以從輕處罰”。

(三)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指導性案例地方法院應審判參照。

公訴人說我國不是判例法國家的說法是錯誤的。最高人民法院具有司法解釋權,同時也對地方法院行使審判監督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發布第三批指導性案例的通知》(法【2012227號)中明確: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解放軍軍事法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生產建設兵團分院:“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供在審判類似案件時參照。”且最高人民法院在復核案件中均是如此裁判。因此,本案應參照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指導性案例公正判處。

綜上所述,一審認定事實有誤,量刑畸重。本案屬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化引發的激情殺人,上訴人具有自首等法定從輕、減輕情節和酌定從輕情節,且認罪、具有悔罪表現,愿意賠償損失,主觀惡性并非特別巨大,并非罪行極其嚴重,也非必須立即執行死刑的上訴人。根據我國刑事司法政策:“寬嚴相濟,少殺慎殺”的原則,請求二審依法公正審理,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對上訴人尚某從輕或減輕處罰。

五、二審判決結果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3228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湖北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檢察員王秀瑞、彭勝勇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尚某及其辯護人石興權、邱林杰到庭參加訴訟。

二審認為,上訴人尚某不能選擇正確的方式處理民間糾紛,而是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朝被害人身體要害部位連刺數刀,致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論罪本應嚴懲,但鑒于其犯罪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有自首情節,故對其判處死刑,但不必立即執行。經合議庭評議,并提交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法判決:一、維持湖北省十堰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鄂十堰中刑初字第00015號刑事判決第一項中對上訴人尚某的定罪部分;撤銷該項中對其量刑部分。二、上訴人尚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更多
辽宁快乐12选5实时预测 网上娱乐平台网址白菜 福彩3d时时彩缩水工具 dg视讯杀猪原理 网上购买重庆百变王牌 泛亚电竞官方网站 香港赛马会总部站 聚天下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2020年国庆彩票停售 4场进球彩12096 七乐彩和值走势图500 极速11选5是国家的吗 - 点击进入 AB真人|首页 2021年六合彩特码资料 广东11选5过滤怎么用 陕西11选5分开奖结果 福彩3d试机号最新破解